对话|顾铮旅拍与辛迪·舍曼

  美国摄影师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的中国首次大型个展正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举行(展期至2019年1月13日),展览以128组涵盖艺术家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系列的摄影代表作全景回顾了舍曼艺术创作生涯。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刊发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策展人顾铮与辛迪舍曼关于这一展览的对话。舍曼认为,虽然很多人觉得她沉迷于自己的形象,但“与其说是我在艺术创作中表现和探索自我,倒不如说我更努力将自己隐藏在作品表象的背后,来呈现与展示人的复杂与丰富。”

  有意思的是,正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展出的“辛迪舍曼”大展和俞敏洪的言论构成了某种互文。她40多年来一直通过让自己化身各种女性形象的摄影创作,就是要提示和打破西方一贯存在的对女性形象刻板化的塑造。但俞敏洪的发言,让我们发现,舍曼们的努力还远远不够。

  顾铮:作为后现代艺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家,你的作品经常会被许多评论家用来解释后现代主义理论,你会读这些把解读你的作品解释为女性主义的文章吗?比如,我有看到MIT出版社的《十月》杂志丛书所出版的《辛迪舍曼》一书,全书共有10篇关于你的评论文章,5位是男评论家,5位是女评论家,对于你来说,你会看这些有关你工作的文章吗?你通常会倾向于阅读男评论家还是女评论家的文章?这些文章会对你的工作产生影响吗?

  舍曼:没什么影响,确切的说,我通常并不会阅读一些批评家的文章,尤其是关于我自己的。因为,有时候我自己都无法理解他们(笑)。这是以学术语言撰写的东西,而我是艺术家。

  顾铮:你的作品往往模糊甚至抹杀了如摄影和行为艺术,主观性和客观性、表征与真实等的样式与观念的边界,你认为这是后现代主义艺术重要的特点吗?或者,你所做的是在尝试定义后现代主义艺术吗?我问题可能稍许学术(笑)。

  舍曼:实际上,我并不会很深入地或者说有意地往学术方面去靠拢。因为我认为我所做的都是很本质的,自然而然的。我并不会刻意地(为了艺术)在创作时将某些观念作图解性的呈现。

  顾铮:作为一个将摄影作为主要创作手法的艺术家,你怎么看待一些人把你当做摄影师而不是艺术家?

  舍曼:这种看法对于我来说,倒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影响。但我更喜欢别人称我为一个借助摄影创作的艺术家。这种想法可能因为在我创作的初期,艺术和摄影是分得很开的,好像根本上属于两个领域。艺术家不喜欢摄影师,摄影师也不觉得我的创作是摄影作品。所以,这大概是我为什么更倾向于别人称我为艺术家,那个使用了摄影手段的艺术家。

  顾铮:在你早期创作过程中有学习过一些摄影技巧吗?比如自己冲胶卷,自己放大照片吗?

  舍曼:早期我曾尝试过黑白(胶片)摄影。但是,我对这方面似乎并不擅长。我在选修大学摄影课程时甚至有过不得不去重修的事。我重修后的摄影老师跟我说,不要太在意具体的摄影技法,而是要集中精力于如何把自己的想法和内容表现出来这件事上面。这就使得我得以更自由地、放松地使用照相机,把它当作一种工具。而不是去一味地追求当时大多数摄影师都在寻求的那种完美的冲印。

  顾铮:那个教导你专注于表达自己理念的摄影老师,是男老师还是女老师?是纯艺术方面的老师,还是摄影教师?

  舍曼:Buffalo State College(布法罗州立学院)。不是纽约州立大学的那个大的学校,是一所小学校。

  顾铮:你的作品往往被广泛认为是自拍的鼻祖,我知道对于这一看法你并不接受。但是在一个“自拍的时代”, 作为一个用摄影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你觉得这种在社交媒体上以摄影方式展示自拍的方式是否有利于人类的交流与价值观的分享?

  舍曼:我们把摄影想得太理所当然。摄影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地方,无时无刻,无处不在,例如电视、电影、大街上和电脑上。照片已经变得十分地亲民(user-friendly)。照片变成了大量生产的产品或者广告,我认为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且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这样一来,摄影也就变成一种强有力的交流工具。每个人都可以用它们自己的手机拍摄。不像在我年轻的时候,只有一部分人拥有照相机。那时候有些人只是被相机来拍摄与家人度假时的美好时光。但是现在,我们无时无刻都在使用相机,在拍任何东西,比如拍个食物(笑)。在这个时代,摄影的意义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前我们所理解的了。

  顾铮: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吗?你有机会去看一些中国的当代艺术作品吗?

  舍曼:是的,这是当然的。明天我打算去参观一些博物馆,也会去西岸艺术节看看。昨天我去了上海油罐艺术中心(Tank), 那个场地实在太令人震惊了。那整个区域都很棒,我超兴奋的。

  顾铮:你是以纽约为基地生活和工作的艺术家,你在纽约有发现过什么有趣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或者展览吗?

  舍曼:对的。不过中国的当代艺术不是特别多,我有时候也会有去看,但我觉得今后会有越来越多中国当代艺术家在纽约办展。

  舍曼:我非常喜欢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他的时尚摄影作品,特别是他在上世纪50、60年代拍摄的,它们实在是太美了。

  舍曼:我从来没见过他。我十分尊敬他。他是一位非常伟大的报导型摄影师。但是我更喜欢时尚摄影师的原因是,他们让我想到我自己是怎么创作的。这种创作非常具有戏剧性,在工作室里展开,也是非常有设计性的创作过程。那并不只是单纯地拍街上的行人,尽管我很喜欢看罗伯特弗兰克的影像中所捕捉到的各式人等。

  顾铮:去年年底,我看了你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威克斯纳艺术中心的大型个展。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你的以照片拼贴方式做成的作品,这种摄影蒙太奇形式的创作,你只尝试了一次?

  舍曼:我的确尝试过这种剪贴照片的方法,但这种形式的创作实在有些过于耗费时间和精力。

  顾铮:我对摄影蒙太奇这种形式非常感兴趣。对于你来说,这种照片拼贴的形式主要是在早期创作中被运用吗?在这次展览中有展出吗?

  舍曼: 对的。嗯,在楼上,三楼展厅里的谋杀之谜(Murder Mystery)就是。

  顾铮:对,我说的就是这个系列。我想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我知道你并不接受那种认为你的作品是一种自画像,在摄影就是自拍像的创作的看法,我也同意你对于自己创作的这个认识。我觉得你并不是把自己的作品当作是单纯的个人肖像的呈现,我认为你是将你自己作为一个作品中的元素去表达你的思考那就是“人类/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但也许,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你的作品,至少,在西方艺术的历史长河之中,你通过自己的创作丰富了自画像的这个传统,也重新定义了、开拓了自画像的含义,延展了人的“自我认知”的可能性。你怎么看这一说法?

  舍曼:是的,我可以说我的工作确实符合这种分析与结论。我不太愿意去说我的作品是我的“自画像”,是因为我觉得有一些人觉得我对于这些角色往往会存在某种幻想,是“哦,那个角色是我想成为的人”的想法的体现。我觉得我其实更像是一个扮演很多角色的演员,但是人们不会觉得这个演员有这么些幻想。一个演员扮演的许多角色在各个电影中可能有在(外貌上)看起来很相似,但是,人们并不会觉得这个演员和她所扮演过的角色有某种藕断丝连感,也不会有人觉得那个演员是在自我膨胀或自恋。回来说我的工作,在我自己的作品中,虽然很多人会觉得我是沉迷于自己当中,但简单地说,与其说是我在艺术创作中表现和探索自我,倒不如说我更努力将自己隐藏在作品表象的背后,来呈现与展示人的复杂与丰富。

  参与七彩虹B360 PLUS主板攒机单活动赢百元优惠卷 更有29份大奖等你拿!

  除了前脸的不同外,福克斯Active Wagon还在车身下包围上下了一番功夫,前后保险杠、轮眉、侧裙都使用了全黑的越野装饰套件,而前后保险杠区域还新增了银色护板,相比福克斯旅行版更加“野性”一些,搭配五幅式的旋风轮毂和加高底盘,有一定的越野范儿,整体颜值不熟大众蔚揽旅行车。

  出席本次活动的嘉宾有国家广电总局原副总编辑、宣传管理司司长、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导师金德龙,香港电影发展局主席、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立法会议员马逢国,中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冯学东,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理论办公室主任 张晓芳,南方科技大学党委常委、宣传与公共关系部部长张凌,中国传媒大学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兼互联网信息研究院副院长曹三省,旅拍香港微电影学会会长、“金隼奖”华语青年微电影节创始人、筹委会主席钟敏强,中国校园微电影联盟副主席兼秘书长、北京大学电视台原台长史俊英,中国文化艺术促进会影视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广东南方传媒产业开发影视/娱乐总监陈宇湘,亚洲著名影评人梁良,香港资深金像奖电影编剧吴滄洲,香港资深导演袁仁康,台湾中华微电影协会会长王天伦,澳门电影协会副会长、资深电影编导李频,深圳广电集团时刻传媒副总裁张晓峰等。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高峰,中国台港电影研究会会长许柏林,中央电视台原副总编辑张华山,教育部办公厅原主任刘家富,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金隼奖”华语青年微电影艺术节执委会主席团成员魏亚平等领导为本次活动发来视频致辞。

  现在有很多新人比较青睐马场婚纱照,但是骑过马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在拍摄马场婚纱照的时候,新人们一定要格外的注意,避免出现什么不必要的意外,马场婚纱照看着就给人一种向往的感觉,但是我们在拍摄之前必须得了解一些基本事项,现在海南三亚婚纱摄影前十名工作室的小编为你介绍!

  但是要知道婚纱这种结婚礼服并不是中国传统的结婚婚服,我们中国最传统的婚服是龙凤袍,女子戴着凤冠霞帔出嫁。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过去这种厚重繁琐的婚服被大家遗弃在脑后。现在只有在拍摄婚纱照时会有人想要穿上过去的婚服来一波古风杀。

  为主题,演讲嘉宾或追忆自己求学创业的经历,或探讨新时代背景下的责任与担当,武大党委书记韩进、校长窦贤康与近5千名师生、校友、企业家一起,现场享受了这道

  美好的爱情令人期许,幸福的婚姻是众望所归。为了给幸福的爱情多一点甜蜜,相信很多新人都想选择一家靠谱的婚纱摄影,拍出完美的婚纱照片。希望每一对新人都能选择一家满意的婚纱摄影,将爱情进行到底。秒速时时彩APP

  我在美攻读分子遗传学与基因组学博士,人类会走向“设计婴儿”深渊吗,问吧!

  GoChengdu网站也将继续以饱满的激情做好城市外宣,把美好的成都画卷向全球展开,全力以赴让成都、让天府文化闪耀世界。

  对于小型相机,现在的相机,例如佳能M6,在性能上表现非常好。一方面机身非常耐用,哪怕在恶劣环境下也能适用,另一方面相机画质也不错,这样拍摄的时候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对于未来的器材选择,必然是向着更轻便的方向进行选择了。

  李司棋是香港第一代选美小姐冠军,还是香港小姐选美鼻祖,之后票选的香港小姐或多或少都有她的影子。镜头下的李司棋也太温婉了吧!

  因此,辖区市场监管局分别对当事人作出警告,并处昆明康辉永恒旅行社有限公司、昆明昂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云南土人游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各罚款9000元。

  我爸刚走那两年,晚上睡觉,我妈会哭,就是哭又不敢哭出声音来,可能自己蜷在那里,背对着我,我也会很害怕,我会背对着她,从来不会去讲。

  当天,会上还发布了《2018中国旅拍三亚联盟天涯海角愿景宣言》,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哈尔滨、长春、武汉、三亚等20个城市的婚纱摄影旅拍旅游行业代表、三亚婚庆旅游相关企业代表、媒体等共商合作与发展大计,愿景宣言包括:三亚是未来婚纱摄影旅拍行业中最具市场潜力,最具人文活力的婚纱旅拍目的地之一,全国婚纱摄影旅拍机构和三亚婚纱摄影旅拍资源商家和资源应加强更多的沟通和交流。

  【摩歌摄影】是当地知名的婚摄老品牌,乃至全国都很有名气的工作室。主拍韩式清新婚纱照,拥有着三亚最专业的摄影和化妆团队和最人性化贴心化的服务,是现在不可多得的良心品牌。专业服务高端人群,消费十分透明没有任何隐形消费。同时带给新人们的拍摄体验与众不同,自然、清新、唯美的拍摄手法让新人们的照片体现出他们的爱情故事。对话|顾铮旅拍与辛迪·舍曼

 网站地图